【江蘇科技報】300多年前的南京是什麼樣?歐洲銅版畫再現古都風情

時間:2021-03-01瀏覽:359

300多年前的南京是什麼樣?

歐洲銅版畫再現古都風情

【媒體】江蘇科技報

【日期】2021年2月19日

【鏈接】http://www.jskjb.com/xpaper/appnews/72183/74433/79094-1.shtml

300多年前的南京是什麼樣的?清代初年,外國友人的眼中,看到了怎樣的金陵風景?一批稀有銅版畫可以告訴你答案。

近日,省方誌館舉辦2021年首捐儀式,188bet 教授許盤清向省方誌館捐贈了17至18世紀外國友人所作《來自南京的風景》《南京街景》《南京-寶林寺(報恩寺)》等3幅珍貴的銅版畫。從這些畫作中,可以窺見當時歐洲人眼中的南京風情。


南京的繁華讓荷蘭畫家震撼

1655年,荷蘭東印度公司派出以德·豪伊爾和凱瑟爾為首的使團,乘坐“寇科克”號和“布羅門達爾”號兩艘帆船到中國訪問。由於葡萄牙對澳門貿易的壟斷,因此荷蘭政府在1655年至1685年之間向北京派了四個大使,其中一位是名叫約翰·尼霍夫的素描畫家,他的正式身份是使團的管事和文秘,他的任務是觀察他在中國可能經過的所有“農場,城鎮,宮殿,河流……”並以“直截了當的形式”繪製它們。

這個使團1655年8月10日到達中國,一路經過廣州等許多大城市。在1656年五六月份,使團到達了江蘇南京。南京的繁華令約翰·尼霍夫非常震驚,於是,他在南京畫了三十多幅畫。然後使團去了北京,到達北京不久後,他便又要求回到南京。這一次他從南京水西門進入,進城的時候又受到極大的震撼。相關資料記載,約翰·尼霍夫像《紅樓夢》中的劉姥姥第一次進大觀園一樣,對身邊的一切都非常好奇。他拿起隨身攜帶的畫筆,走到哪裏就畫到哪裏,他的觀察十分仔細,詳細記錄當時南京城內建築以及市民生活狀況。

許盤清介紹,他捐贈的這幅《南京街景》,就出自約翰·尼霍夫之手,畫麵描繪了南京水西門地區的景象,生動的畫麵上,路麵整齊,人們騎著馬在街上走,街道兩旁的建築整齊而有氣勢。該畫是約翰·尼霍夫手繪銅版畫,並收錄在約翰·尼霍夫1665年的大作《荷使初訪中國記》中,畫麵上方有法文“VUE D'UNE RUE DE NANKING”,中譯文為“南京街景之一”。《荷使初訪中國記》係世界級圖書館及博物館爭相珍藏的煌煌巨著。現我國僅有國圖、上圖和北大三座國家級圖書館收藏了15冊,各大世界級拍賣行的拍賣記錄中亦罕有一見。

另一幅描繪南京盛景的畫作《來自南京的風景》,是這次捐贈的銅版畫中畫幅最大的。這幅畫創作於1749年,是西方畫家站在聚寶山(雨花台)的山頂上,俯瞰整個南京城所畫。畫麵上可以看到古老的明城牆、大報恩寺琉璃塔和紫金山。


歐洲畫家筆下的大報恩寺塔在中世紀歐洲產生巨大影響

《南京-寶林寺(報恩寺)》作者是阿蘭·曼尼森·馬萊,法國人,曾在路易十四的軍隊中任職。晉升之後,他被任命為設防督察,這項工作還需要數學技能,所以同時他還是一名軍事工程師、宮廷畫師。

始建於明永樂年間的南京大報恩寺琉璃塔被譽為“中世紀世界七大奇跡之一”“中國之大古董、永樂之大窯器”,在歐洲享有極高的知名度。《南京-寶林寺(報恩寺)》在歐洲產生了巨大影響。

約翰·尼霍夫也為大報恩寺琉璃塔作畫。他對大報恩寺留下深刻印象。“該寺由幾座漂亮的房舍組成。這些建築造型奇特古樸,可列為中國最著名的工程之一。”而大報恩寺琉璃塔更是讓他震撼,“那個塔有九層共一百八十四個階梯,裏麵都有漂亮的塔廊,所上的釉在黃色和紅色中透著綠色。在樓台上有透氣孔和鐵柵窗,各個塔簷的簷角都掛著銅鈴,隨風飄動,鈴聲不斷。塔尖頂著一個沉重的鬆果,據說是用純金造成。”他留下的文字中還有這樣的記錄:“大報恩寺中所有營造設施都是美輪美奐、巧奪天工,浸染著古老的中國風韻,我想整個中國也沒有別的地方可與這裏媲美了……而琉璃塔是精品中的精品,展現了中國能工巧匠獨特的才華與智慧……我要以詩將它凝固,將這座寶塔與世界七大奇跡並置!”

曆史文化專欄作家“堅叔”介紹,約翰·尼霍夫還在自己的書中傳播了一個神話--大報恩寺塔是用陶瓷建成的。“因為在當時,包括約翰·尼霍夫在內的大部分歐洲人還分不清楚琉璃和瓷的區別,所以一直到很多年後,歐洲人都將大報恩寺塔稱為‘中國瓷塔’。”1839年,丹麥童話作家安徒生在《天國花園》中,還是把大報恩寺塔寫為“瓷塔”。他寫到一位名叫東風的少年穿了一套中國人的衣服,剛從中國飛回來。關於中國的印象,東風是這樣告訴他的風媽媽的:“我剛從中國來--我在瓷塔周圍跳了一陣舞,把所有的鍾都弄得叮當叮當地響起來!”

這些歐洲畫家關於大報恩寺塔的畫作,影響力大到什麼程度?1762年,英國出現了一座完全模仿大報恩寺琉璃塔的建築--邱園寶塔。邱園寶塔位於倫敦西部,由英皇喬治三世的皇家建築師威廉·錢伯斯設計。錢伯斯是中國建築的狂熱愛好者,曾兩次前來中國學習考察,在設計中,他充分參考了約翰·尼霍夫的“南京瓷塔”圖。當時,全英國最高的建築就是邱園寶塔了。


“西畫東漸”提升明清版畫藝術水平

許盤清教授長期從事古代史、古地圖、情報檔案方麵研究,現為188bet 曆史與文化地圖研究院院長、南京大學南海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。據悉,此次省方誌館受贈的三幅銅版畫,是其不惜花重金從德國一家拍賣公司處購置,畫作版本稀有、品相完整、流傳有序,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和學術價值。

許盤清介紹:“我們在地圖史料中,偶然看到了1655年來華使者約翰·尼霍夫繪製的成套版畫(從廣州到北京),仔細翻閱後才發現有幾張南京版畫。去年我院在德國古籍拍賣公司拍到數十張西方古代地圖和版畫,同時拍到了三張南京版畫。”

銅版畫也稱“蝕刻版畫”“銅刻版畫”“銅蝕版畫”“腐蝕版畫”,是版畫的一種。銅版畫藝術典雅、莊重,在國際上一直被認為是一種名貴的藝術畫種。曆代大師都曾熱衷於銅版畫的藝術創作。從德國的丟勒,荷蘭的倫勃朗,西班牙的戈雅,法國印象派的馬奈、莫奈、西斯蘭、德加等,直至現代的畢加索、馬蒂斯等大師,都留下了十分精美的銅版畫作品。

16世紀開始,西洋銅版畫在華傳播與出版形成“西畫東漸”的鼎盛景象,同時極大提升了明清時期的版畫藝術水平,促進了中國出版技術的發展。

西方繪畫藝術早期傳播到中國,不可不提的人物是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。從傳播區域來看,利瑪竇等人最早在廣東傳播西方繪畫藝術以及科學文化,之後拓展到江西、江蘇等地。根據《利瑪竇中國劄記》的記載,利瑪竇一生先後三次到達過南京,他眼中的南京,“真正到處都是殿、廟、塔、橋,歐洲簡直沒有能超過它們的類似建築。”“這裏氣候溫和,土地肥沃。百姓精神愉快,他們彬彬有禮,談吐文雅……”

到了清朝,銅版畫推廣的重任交給了另一位傳教士馬國賢。他作為畫家正式入職朝廷。康熙五十六年,新型地圖《皇輿全覽圖》繪製工作全部完成。這幅巨大的地圖被馬國賢分成了44塊並采用銅版雕製和印刷,這是西洋銅版畫在地圖製作及印刷方麵的首次應用。

(通訊員 孫培華 本報記者 陶韜)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返回原圖
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