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荔枝新聞】京劇《鑒證》受大學生熱捧 先鋒探索讓傳統戲劇煥發青春活力探索讓傳統戲劇煥發青春活力

時間:2020-12-22瀏覽:10

京劇《鑒證》受大學生熱捧 先鋒探索讓傳統戲劇煥發青春活力

【媒體】荔枝新聞

【時間】2020年12月12日

【網址】http://news.jstv.com/a/20201212/1607750097764.shtml


光緒與夢中的珍妃,跳起華爾茲,舞台上響起那一時期來自流行音樂《愛的禮讚》,隻不過演奏的樂器從提琴變成京胡,當字幕上打出“西皮圓舞曲”,觀眾席中發出一陣驚詫的輕歎,隨即被由衷的喝彩取代。

這是12月11日晚上京劇《鑒證》走進南京188bet 的一幕,對台下座無虛席的同學們來說,讓他們驚詫與喝彩的還不止這一幕,因為這部小劇場戲曲,除了京劇的傳統之美,還有頗多讓年輕人著迷的創新點。


“比想象中更好”

作為新編京劇,《鑒證》從“清光緒帝死於砒霜中毒”這一重大史學研究成果開篇,並設置懸念:他到底是被誰毒死的?

在劇情鋪陳上,借鑒英國女偵探小說家阿加莎·克裏斯蒂的風格,全劇設疑布障、節奏收放自如,細節埋伏筆、處處有呼應。比如,大總管李蓮英手捧光緒的辮子觀察、思忖許久,隻用幾個眼神向觀眾傳遞非語言信息:頭發是揭秘光緒之死的關鍵;帝後從暗中較量轉向正麵交鋒,最後不歡而散,氣臥在禦榻上的慈禧放出綿裏藏針的狠話:“看好戲還在後頭呢”;光緒與袁世凱對峙時,籠中鳥卻句句問候“老佛爺吉祥”,暗示袁世凱背叛告密……


除了設定燒腦、情節抓人,舞美也極具看點。

這部戲用一張破碎的紫禁城平麵圖組成舞台的主視覺形象,前宮和後宮重疊掩映,表現慈禧垂簾聽政的含義,加上數條黑紗打底,借著這種輕盈的材質,最後利用風,將這個舞台吹得風雨飄搖,預示著人物內心的掙紮和曆史的不可逆。舞台上的龍椅沒有使用傳統造型,而是更符合現代年輕人的審美,並在每一場裏有各種組合發揮傳統戲曲裏一桌二椅的作用。兩隻銅鶴,造型來自頤和園,與紫禁城平麵圖、龍椅組合在一起,寓意著光緒皇帝是一隻困在籠中的金絲雀。此外,戲中還加強了音效的運用,豐富了劇情。

光緒死因調查的新聞聯播,帝後交鋒高潮的西洋鍾報時,慈禧祝壽之際的宮廷戲,指斥袁世凱時的《馬賽曲》,小太監送膳後的西苑烏鴉叫,珍妃還魂前的瀛台水潺潺,立儲宣統幼帝啼哭以及信物懷表滴答走針……劇終,隨著劇烈心跳由強漸弱,窗外縹緲的童年搖籃曲為彌留之際的載湉引路,拋卻一生重負,“走出”涵元殿的囚籠、“回歸”醇王府額娘的懷抱。

演出結束後,同學們紛紛表示太喜歡這部新潮的京劇了。

“之前在網上看了這部劇的介紹,被種草了,今天終於拔草了,比想象中還要好。”

 “服化道真是下了功夫,不像是京劇的戲服,倒像話劇的,光緒和珍妃跳舞時穿的還是情侶裝。”

 “編劇挖得很深入,光緒和皇後那段很感人。”

“先傳承,後創新”

  戲好,再加上給力的江蘇戲曲名作高校巡演活動,京劇《鑒證》在大學校園掀起小劇場戲曲的熱潮,但在八年前,這部戲的編劇、導演李卓群遇到的卻是另外一番光景,當時她的團隊排好一部小劇場京劇,想要進北京的高校宣傳劇目,為了在校園內貼海報、發宣傳頁,他們使出了渾身解數,還被保安大叔追趕過。

當時大學裏85後、90後居多,他們看到宣傳頁後先誇讚“好漂亮”,但一看是京劇就放下走了,接受的反而是老教授和外國留學生。這件事當時使李卓群很失望,她想象中的年輕人應該是喜歡自己的本土文化,但隻有真的到一線了解過情況之後才知道自己任重道遠。

此後,李卓群就一直在思考傳統與創新的分寸,這是他們這代戲曲人需要尋找、總結的。一邊是傳統戲曲之美,一邊是年輕人的喜愛,乍一想很容易,但要把這兩點完美結合,是現階段需要攻克的難點。

李卓群也問了一些學生對京劇的看法,不少人反饋京劇節奏、唱腔、劇情發展很慢,不符合現代人們的審美。從學校回來之後,李卓群和團隊開始看美劇、看韓劇,從情感濃度、敘事節奏等方麵吸取符合現代年輕人的節奏。


2013年,結合傳統與創新的小劇場京劇《惜·姣》首演後,便成為“現象級”作品,此後,又有《碾玉觀音》 、《春日宴》 、《好漢武鬆》、《人麵桃花》等多部力作問世。

京劇《鑒證》是中共南京市委宣傳部扶持項目、2019年度南京藝術基金資助項目、南京市文旅消費政府補貼劇目,也是南京市京劇團與李卓群工作室出品、李卓群編劇與導演的作品。

李卓群說,之所以選擇這個題材,是因為有一天她從雜誌上看到了《光緒之死》的文章,那篇文章結合曆史情境,進行邏輯推理,極具人文關懷,她反反複複讀了好幾遍,又在網上找來光緒帝死因報告進行研究,“很多人說光緒之死,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是慈禧幹的,我們史料學家、科技工作者經過十餘年推斷與論證才得出這個結論”。

當準備把這個曆史懸疑題材搬上京劇舞台時,這個戲所耗費的精力超出了李卓群團隊的想象。

首先,光是史料就查閱了300萬字,耗時半年之久,“我們經常半夜都會夢到相關情節,大家開玩笑說這叫 ‘托夢’,還會一起分享,看看有沒有一些情境和情緒在舞台上可以呈現出來,這是一個非常奇妙的過程”。

其次,對這部戲的演繹上,沒有使用傳統的韻白,而是使用京白,李卓群覺得這些晚清人物,大多數都有影像資料留下來,讓他們說自己的方言京白更合情合理。

此外,這部劇還有很多創新點,比如對音樂進行中西結合,將意象化的舞美與寫實的道具相結合,用燈光表達紫禁城在一天內的不同時辰、不同人的心態等。

京劇《鑒證》自9月份在南京首演,不但場場爆滿,而且好評如潮,既得到了老戲迷的認可,又意外收獲了曆史粉、懸疑粉等其他群體。

作為該領域的領軍人物,李卓群覺得小劇場戲曲目前在全國特別是一線城市蔚然成風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和創作者加入到這個隊伍,而對於傳承與創新,她認為,首先要把傳統戲曲的基礎夯實好,然後多去學習新鮮的事物和其它藝術門類,創作時再進行“化學反應”,而不是簡單的“物理拚湊”。

“打造南京小劇場生態圈”

坐落於南京商業中心新街口腹地的大華大戲院,是南京著名的老字號,也是很多南京人的文藝情懷所在,南京市文化投資控股集團選擇在這裏投資打造的“大華大戲院·群劇場”,並請來李卓群擔任藝術總監,用新一代年輕戲劇人的能量,打造中國小劇場戲劇頂尖劇場。

從上個月18號開始,大華大戲院·群劇場起幕。當晚的開幕大戲京劇《惜·姣》也拉開了持續3個月的開幕演出季的大幕。

緊接著,京劇《鑒證》、昆曲《憐香伴》、話劇《驢得水》、梨園戲《朱買臣》《禦碑亭》《朱文》、話劇《網子》等國內最有代表性的一係列小劇場戲劇走向南京,走進群劇場。

截止目前,南京觀眾對小劇場戲曲的反響如何?劇場經理沈夏透露,在目前引進的都是“現象級”小劇場戲曲以及劇場限座率75%的情況下,絕大多數場次戲票都能售罄。

有戲迷認為:“大華大戲院·群劇場是一次性集齊了以往要跑到北京、上海蹲好幾個戲劇節、甚至等上幾年才能看齊的好戲,太難得了。”

而大華大戲院·群劇場開幕演出季隻是一個群英薈萃的開始,未來這裏將會孵化、創作、演出、推廣、打磨更多青春的、創新的“未來經典”劇目。

沈夏說,小劇場滿座是308,目前限座率75%,隻能按照231個座位來計算,以平均票價150-200元來計算,單純靠引進劇目,基本上是入不敷出的,所以關鍵是要打造一個小劇場生態圈,未來除了采買優秀劇目,還會對孵化自己的劇目,並給予有需求的高校團體、親子項目等以展示平台。


據了解,南京文化投資控股集團已發布2021年關於小劇場的“411”計劃:

“4”是從2021年開始每年在大華大戲院·群劇場推出4個演出季:3月至4月,大華小劇場的梅花季,邀請全國戲劇戲曲名家在這裏演出,把中國最好的戲劇演出奉獻給南京;5月至6月,推出小劇場實驗季,把新街口最好的地段拿出來,讓高校戲劇社團展現青春和才華;南京市演藝集團小劇場演藝季,讓幾十年積累的好的作品能在小劇場演出;小劇場經典季,至少再選10部全國最好的小劇場戲劇來到南京,讓南京的觀眾能夠在大華大戲院欣賞到全國水平最高的演出節目。

“1”是計劃設立一個小劇場內容的孵化培育基金,每年拿出500萬元的資金投入小劇場的創作,讓南京能夠成為全國小劇場內容創作的高地。

最後一個“1”是計劃通過3年的時間,讓大華大戲院成為一個以小劇場體驗為內核的文化綜合體,變成一個小劇場戲曲文化傳承發展、創新體驗的示範性綜合體,也可以稱之為一個“最新版的博物館”。

南京文化投資控股集團希望越來越多的年輕人、優秀團隊能夠加入進來,一起打造優秀小劇場劇目,讓傳統戲曲得到創新發展,並在南京這座文學之都蓬勃生長。

荔枝新聞特稿  記者/五柳


返回 原圖
/